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爱若昙花,刹那芳华

推荐人: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8-08 阅读:
  含烟坐在木桥上,双脚一上一下地拨弄着水波荡起一圈圈涟漪,在月光的笼罩下,整个人有一种空灵若仙的气质。

  慕容凌云站在柳树旁看着看着,浮躁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他踱步而来,斜靠桥栏上,竟不忍心打破这无声胜有声的画卷。

  稍顷,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问,“姑娘,一个人在公园,不害怕吗?”

  含烟穿上鞋子,站起来,轻轻地说,“不怕。”

  慕容凌云痴了,一袭长裙,三千青丝随风轻轻摆动着,五官小巧别致,宛若仙女。一眼万年,他脑海里不知不觉浮现了这四个字。含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唯一的区别是他的眼神里只有纯粹的赞赏。

  “窈窕淑女,在水之湄,动静相宜,见之不忘。”慕容凌云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句话。

  “玲珑公子,倚桥之颠,痴呆并存,侃不知耻。”含烟也许看他比较顺眼,较以前多说了几句。

  “哈哈,君子好色不为色。相遇自是有缘,可否一同漫步?”慕容凌云作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含烟没说话,径直向前走,慕容凌云跟在后面,说,今晚的星星多美,调皮地眨着眼睛,肯定是在向我们问好。

  他深吸一口气,朝天大叫着,星星,我们很好,你也好啊!

  “你好像很舒服?那我累了,你背我吧。”含烟斜了一下嘴角,说着。

  “啊,背你?这这这……”

  “怎么?背不动?”

  “怎么可能,十个你我都背的动。”慕容凌云快步走到含烟前面,弯下腰,含烟浅笑了一下就跃到慕容凌云的背上。

  趴在慕容凌云的背上,含烟感受到了书上所说的安全感,多希望时光停留,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哎,你看,昙花开了,洁白高雅,芳香四溢。”慕容凌云转头对含烟说。

  “嗯,我喜欢昙花,昙花不与百花争艳,只在黑夜静静绽放,雄蕊包围着雌蕊,守护着雌蕊。”含烟看着一朵朵洁白的花朵,心里涌出无限的感动。

  “那我守护你好不好?”慕容凌云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怕吓着含烟了,毕竟刚认识。

  “呵呵,我不需要守护者。”

  “哦,那可以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慕容凌云接着说,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呀。

  含烟想了下,说,“好!”

  “凌云,我要回家了,谢谢你陪我这么久。”含烟一边说着,一边从凌云的背上滑下来。

  身上的人儿落地,慕容凌云的心里感觉很失落,真想永远背着。慕容凌云掩藏内心的不舍,对含烟说着,“含烟,有空,我就去找你。”

  “好?”含烟还是淡淡的一个好字,她不擅表达。

  含烟回到家,闺蜜艳舞立马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说,“今晚遇见什么好事了,脸上居然带着笑意。”

  “没有,只是遇到一个比较好玩的人罢了。”含烟轻声地说,但难掩心中的那份快乐。

  “能让含烟你觉得好玩的人那一定很好玩,嘿嘿,能不能介绍我认识?”艳舞人如其名,艳丽绝美。

  “好啊,下周让他来玩。”含烟看了一下手机,说着。

  时间很快,周末到了,慕容凌云大清早就到了含烟所住的公寓。

  “含烟,含烟,你看,下面那个穿黑色西服的男人是不是你说的慕容凌云,倒是挺帅的。”

  含烟随着艳舞来到阳台,果然是他。“是的,请他上来吧。”含烟边说边打电话。

  “含烟,又见面了,送给你的礼物,等我走了再看哦!”慕容凌云拿着小盒子递到含烟手上。

  “好,我们上去吧。”含烟轻盈着步子在前面带路。

  “你好,我叫艳舞,是含烟的闺蜜。”艳舞伸出右手大方地和慕容凌云握手。

  “你好,我叫慕容凌云,很高兴认识你。”含烟看着他俩这么客气就说,好了,快进来吧。

  “含烟,你俩真是人如其名。一个艳丽一个淡雅。”慕容凌云笑着说。

  “是啊,以前在学校,同学给我俩取了个外号,我叫曼珠沙华,含烟叫曼陀罗华。”艳舞抢先说着。

  “嗯,一个妖艳,一个清纯。”慕容凌云看着含烟说,“含烟,我带你出来去玩吧,今天天气挺好的。”

  “好啊。”含烟应声而答。

  “我也要去。”艳舞大声地说。

  “好,我去拿钥匙。”

  慕容凌云本不想让艳舞去的,但含烟已经说了他也无话可说。

  慕容凌云开车带他们来到了郊外,三个人就坐在草坪上,赏景聊天,玩得很开心。

  “艳舞,为我和含烟合影一张吧。”慕容凌云把相机给艳舞。

  “好的。”

  慕容凌云笑容满面地拥着含烟,含烟浅笑着,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含烟,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慕容凌云凝视着含烟认真地说。

  “好。”含烟轻应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

  “含烟,我愿与你一夫一妻一心一意一生一世!纵使沧海桑田,此情不变。”慕容凌云盯着含烟说。

  “凌云,我也是。”爱上一个人真的很简单,不需太多语言不需太多时间,就那样应运而生。

  艳舞看着他俩幸福的拥抱,内心五味俱全。

  此后每逢周未,慕容凌云就到公寓接含烟,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足迹,见证着他俩的甜蜜。

  “含烟,你说,爱一个人是不是可以不管一切,只为爱他?”艳舞躺在床上问含烟。

  “当然啊,就像我爱凌云一样,不管父母是否同意,我都决定与他交往,待水到渠成就结婚。”含烟笑着说。

  艳舞看着含烟,慢慢垂下了眼睑。

  慕容凌云打电话给含烟让含烟下班之后到他家里去,说有好消息告诉她。

  含烟中午吃饭时和艳舞说,下班之后去凌云那里,晚饭不回来吃了,大概九点钟回家,让艳舞先睡。艳舞转动着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一会迷茫一会坚定。

  快下班了,艳舞给妈妈买的东西让含烟帮送去,她有点事。含烟给慕容凌云发了条信息,说晚点到。

  含烟送完衣服就欢喜地向慕容凌云的小区走去。打开门的刹那,她愣住了,她的男朋友正抱着另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居然是艳舞。

  含烟大声地说,“难道这就是你说的好消息?那我是否应该恭喜你?”说完就跑出去了,昔日的优雅淡定在此刻毫无踪迹。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慕容凌云挣扎着要追含烟。

  艳舞死拽着他,说,“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要对我始乱终弃?”

  “你……你……卑鄙!”慕容凌云指着艳舞说。

  “刚才谁说爱我一辈子的?怎么?说过话做过事全忘了?”艳舞不急不缓说。

  含烟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居然发生在她的身上,爱若昙花,刹那芳华。艳舞,那个从小就像姐姐一样照顾她的人居然会这样对她。爱上一个容易,爱一个人却不容易。

  三月后,艳舞约含烟在虹桥上见面。艳舞像一个胜利者一样来到含烟面前。

  “含烟,没想到你还会来见我,真是好姐妹。”艳舞微笑地说。

  含烟比以前更清冷了,问她,“找我什么事?”

  “没事,你是我的好姐妹,想告诉你一些事,其实当初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在酒里放了点东西而已。你现在是不是想告诉凌云?不过,我已经有他的孩子了,我知道,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会去的了。”艳舞见含烟没说话,继续说,“你什么都不比我差,知道你输在哪里吗?两个字,心机!”

  “你快乐吗?”

  “快乐?呵呵,反正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虽然他此后再也不对我笑了,不过还是要和我结婚。”艳舞仰着头看着含烟说。

  “何必?何苦?何为呢?希望你好好照顾他,再见。”含烟说完就绝尘而去。

  左手攥着慕容凌云送的小盒子,盒子里只有手写的六个字:含烟一生最爱。

  文/九天银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