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星空下的童话

推荐人:慈悲为坏 来源:网友推荐 时间:2015-09-20 阅读:
  空中那一闪一闪的星光,如璀璨的烟火,转眼即将逝去,我就这么安静的望着星空,晚风吹起我额前几根调皮的发丝,那么温和轻柔,就像妈妈温暖的手掌,抚摸我的头,可是这种奢侈的要求是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大家都叫我阿亚,我生活在海边的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很美,古老的建筑带着一丝文雅,是许多游客喜好的地方,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我有那么一丝羡慕。当我陷入沉溺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一道破天荒的声音把我拉回来。“阿亚,那一堆衣服洗干净没有?”婶婶拉着嗓子大喊,瞬间让这里多出一道不美的风景。我抬头望向婶婶,向她用手比划了一会,婶婶就开始泼妇骂街,“你这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不快给我把衣服洗干净,不洗干净今天别吃饭!”
  
  午后的阳光照在小道上,浓密的树形成树荫,我行走在其中,闭着眼眼享受午后的大自然,就这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把我拉回现实,只听一个爽朗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搞定!”我睁开双眸,带着困惑顺着声音望去,我只觉得心在扑通扑通乱跳。一个干净利落的男孩,一身白色衬衫,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正望着自己的画板,斜斜的刘海俏皮的在空中飞扬,白皙的皮肤,俊美的五官,就如不食烟火的天使,在我心中树立起宏伟的形象。他发现我就这么呆呆站在那,走了过来,带着迷人的微笑说道:“刚刚没吓着你吧?”
  
  我愣神,在他的靠近的时候,我能闻到他身上特别的香味,这香味我从未闻过,带海洋的味道又带着点草药的熏香,淡淡的芬香让人觉得很舒适。他发现我走神,又不禁笑了出来:“刚刚看你站在这一动不动沉迷自己的世界,所以我就被这场景美呆了,就情不自禁的提笔画了起来,我让你看看我的杰作!”没等我反应过来,少年就拉起我的手跑到他画板面前,他手掌传来的温度,我的心跳得更快;当我来到那副画面前,被深深惊呆了,在阳光斜照下,一个少女安静闭着眼睛在聆听世界的声音,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惊醒她,微风吹起的她的裙摆,树叶在飒飒作响,几片落叶在半空中飞舞,少女就如彩虹一般美丽而不真实。望着这幅画我久久未回神,直到那少年叫唤我几下才愣过神来。我微微低下头,脸颊不自觉红了,不敢直视那少年,因为他太完美了,是阿亚见到最漂亮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的声音轻轻飘进我耳朵,让我全身都酥软了,他声音是那么好听,可是我自己却不会说话,该怎么回他呢?想到这里,不由的悲伤起来,把头低得更低;少年以为我不愿告诉他,准备开口的时候,我拿起旁边的笔,歪歪扭扭在画板写了两个字“阿亚”。我没念过书,自从父母双双去世后,我就变成孤儿,因为舅舅心地善良,不愿看见我去孤儿院,才把我接到这个小镇生活,但婶婶就不乐意了,舅舅是典型怕老婆的人,一般都不敢违逆她的话,唯有这一次,要将我带回去的时候是那么坚定。舅舅不常在家,婶婶把家里所有的活都给我做,在一次经过一间小学的时候,偷偷在窗户看着他们上课,在那里学了两个字,就是“阿亚”。
  
  “你不会说话?”少年有些尴尬的问道。每个人知道我叫阿亚的时候,就会想到我是不是个哑巴?是的,我是个哑巴,自从父母去世后我再也没有说话了,我不想跟任何有较多的交谈,那是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因为我觉得我忘了什么,因为那个遗忘让我不想与任何人有心灵上的交谈,久而久之,他们就把我当成哑巴,我也没有再打开过那扇心扉。我点了点头,心有一丝悲伤划过,我有那么一刻想跟那少年说话,最终还是低着头!“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少年尴尬的挠着头,说话有些结巴,可是听在我耳朵里,是那么舒服好听,他不会像别人一样鄙视自己,不会像别人一样嫌弃自己,我觉得是天大的恩惠了。少年看我依旧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拿起画板把那幅画拆下来,递到我面前说道:“我把这幅画送你吧,当做道歉的礼物,你可愿意收下?”
  
  我听这句话,有些不可思议抬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少年笑了,阳光下的他悄悄在打开我心中的那扇黑暗的小屋。“是的,送给你,要不要?”少年似乎看懂了我想表达的意思,带着笑意道;我点了点头,然后向他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谢谢。少年又道:“我住在那边的小别墅里,你有时间可以找我哦!”他指了指前面不远的地方;我望去,果真有一栋小小的别墅,别墅前面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我经常就在那里洗衣服,那个男孩应该近段时间才过来的吧?原来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竟然不嫌弃自己。我抬头带着浅浅的微笑向他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找你玩。少年似乎又看懂了我意思,也点点头道:“下次再聊。”然后收拾旁边的画具往别墅方向去,柔和的风吹过,他就如璀璨的烟火,美丽却那么不真实。
  
  他叫夏牧萱,我一直记得他的名字,可我从未叫过他;每天干完家务活,趁婶婶不注意就偷偷溜到那边小别墅找他玩,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我被惊呆了,高高的栅栏在别墅外围了一圈,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院子中摆放着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大门饰有镂空浮雕,豪华的大厅,大厅中央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气派辉煌的设计,金光闪闪的装饰,这里一切都是身价不菲,但唯有一副画壁让我正在深深震撼,那是一幅星空图,很真实很漂亮,仿佛你走进的是一个星空的隧道,一闪一闪的星空那么璀璨美丽。这么豪华的别墅和一幅星空的画却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是那么孤单寂寞,想到这里,为他心疼起来,从那以后我更加勤奋去他家。他也不嫌弃我,他说我做的饭好吃,他说我是个勤奋的孩子,他会教我写字,他会教我弹钢琴,也会教我画画,然而我每次问他这星空的来历,他始终不提,而我的心也一天天被他掳了去,我不敢告诉他,只把那份爱藏在心里,因为我知道自己不配他,王子和灰姑娘不可能是我们的!
  
  妩媚的阳光,蔚蓝的天空,这天我照常去他家,不远就看到他家门前停了一辆豪华的跑车,我带着疑问打开小院的门,就听到里面的争吵声,一个很甜美的声音带着怒气说道:“萱,你宁愿躲在这里也不愿跟我去美国吗?那我们的爱到底算什么?连一点牺牲都不愿为我做,还口口声声说爱我,我到底算什么?”女孩说着说着声音就带着哽咽。“美美,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可是你也知道我跟你爸的关系,我真的不想去美国,我已经为你愿意跟他和气的相处,但并不代表我愿意被他操控!”少年的声音也极其强硬。“可是你也不必躲在这里不见我啊,你知道吗?当你失踪的时候,我多伤心多害怕,我一直在找你,费劲千辛万苦才知道你在这,呜呜呜……”女孩说着说着哭了。我正准备上前去,只见萱把女孩搂在怀里,低下头吻起来。我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心很痛很痛,似乎有千把利箭向我射来,痛得有点呼吸不过来。少年发现了我,把女孩放开,走过来摸摸我的头说道:“阿亚,你怎么来了?”我比划了一下,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递给他,然后把头低下。少年接过我手中的东西,轻轻拆开,笑道:“阿亚原来送我小钢琴啊,真不错,精致漂亮。”一旁的女孩也凑了过来:“呀,真漂亮的小钢琴,萱,让我瞧瞧。”少年笑意盈盈的把小钢琴递给女孩,女孩放在手里把玩,然后呀了一声,只听到偌大的厅里,小钢琴噼啪掉在地下摔碎的声音。我立马抬头望去,只见小钢琴已碎得零件都散开了,我望向那女孩,脸唰的一下子苍白起来,我记得,我记得,时隔十年,我都记得,脑海出现父母带着泪水望着自己,然后倒在血泊中,那种绝望和不舍的眼神,那种悲痛和凄凉的眼神,那种带着无法自行和痛苦的眼神,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我倒退了几步,没有了往常的平静,而是带着深深的恐惧和恨意。
  
  “阿亚,阿亚,你怎么了?脸怎么那么苍白?”少年一脸的紧张,而我却推开他,转身飞奔离去。我跑回家的时候,婶婶手里捧着一碗鸡汤刚好经过,却被我撞翻了。婶婶看着地上洒了一地的鸡汤,火冒三丈的开口又大骂:“你这小丫头,跑那么快干嘛?哎呦,我的鸡汤啊,你舅舅刚回来,我辛辛苦苦熬的鸡汤就被你弄翻了,看我不打死你!”顺手拿起旁边扫把就向我打过来,我却没有向往常一样躲开,而是伸手夺过了扫把。婶婶见状更气了:“你……你……你这死丫头是要造反吗?还敢抢老娘的扫把。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然而对上我双眸,她停顿了。舅舅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走过来,他怕婶婶原本不想管的,这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知道我会躲开,婶婶也打不着我,然而看到我苍白的脸,一双充满恐惧愤怒恨意的眼睛在隐忍着什么,立马道:“阿亚,怎么了?”我拉着舅舅的手跑回房间,把门一关,全身颤抖道:“我看到了李潇的女儿。”舅舅一听,脸色变了,手紧紧的握住我,然后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认错?怎么可能?就算她化成灰我都认得,她长得那么像李潇,我更不可能认错。”特别是李潇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没错,我不是个哑巴,我也不叫阿亚,我真名叫穆雨,而我的父母就是上海李穆集团的董事长,却在十年前,被最好的朋友背叛,而那个人就是“李潇”。多久了,那个噩梦一直缠了我十年,我没有遗忘任何事,特别是十年前那件事,父母亲就这么死在李潇的手里,我一辈子都记得。
  
  “雨儿,没事的,我一直在找李潇的罪案,一定会为你爸妈报仇的!”舅舅紧紧抱住我,他的手也在颤抖,把拳头握得很紧,一条条青根都显示出来。曾经舅舅、父亲、李潇三个原本是最好的朋友,白手起家打造李穆集团,然而有一天李潇出卖他们,把父亲杀害,把舅舅也赶了出来,而我变成了孤儿;我原本应该叫舅舅李叔叔的,可是李叔叔为了抚养我,才让我叫他舅舅。“嗯,一定要让恶人有恶报!”我咬牙道。我再也没有去找过夏牧萱,我生怕见到李潇的女儿,自己会有想杀她的冲动。我记得,当时父母亲躺在血泊的时候,李潇的女儿还很跋扈高傲的样子,而李潇和他夫人更是冷眼旁观。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会变成孤儿,如果不是他们,爸妈就不会离开我,如果不是他们,舅舅就不会被冤枉赶出来,而李潇他们却过得锦衣玉食。晌午的太阳温和照进院子里,庭院的一棵香樟树飘落着叶子,秋天快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婶婶今天跟隔壁的林阿姨出去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人,今天谁会过来呢?我走过去打开门,一个少年笑意盈盈的望着我,而他身旁一个漂亮的女孩高傲的一脸鄙视。我低下头没有表示,我不想看到他旁边的女孩,只能压抑一身的怒气和恨意,表情很安静。少年看我还是低着头不出声,满脸的笑容收了回来,带着歉意道:“阿亚,那天的事真对不起,别生气了好不好?”他说着伸手像往常一样摸我的头,我却后退两步避开了他,他手僵在半空。我的内心却在做挣扎,最后深吸一口气,抬头对少年露出淡淡的微笑,用手比划了着,刻意避免自己的目光望向那女孩。少年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我就知道阿亚不会生气,对了,阿亚,我……我过几天要跟美美回去了。”
  
  “我过几天要跟美美回去了。”这句话一直回荡在脑海里,我愣愣望着他们双双离去的背影,心很痛很痛,这么多天不见竟然是过来道别的?我久久未回神,我是这么卑微,连爱都无法对你说吗?回到房间,轻轻打开那时他送给自己的画,画里的少女依旧,而我却已改变。时光一晃三天过去了,这天是夏牧萱跟他的女朋友要离开,我站在阳光下望着这个少年,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温和,摸摸我的头道:“我要走了,你要好好保重。”我却拉着他的衣角没有放手,他觉得奇怪,问我怎么了?我对他比划“一直以来你对我那么好,为什么呢?我不美丽又不出色,是因为同情我么?”然而他还是不太懂我的手语,只知道一个大概说道:“阿亚是最美丽的女孩,即使身体本身有缺陷,但不及你心中的美丽!”我愣愣的望着他,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望着他消失在视线中喃喃自语道:“夏牧萱,你知道我喜欢你吗?”少年如璀璨的烟火,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天空一闪一闪的星星,我安静的望着天空,天空勾画出少年英俊的脸孔,一个月前,李潇被判刑,很多报纸都在宣传李穆集团的懂事种种恶行,谋杀罪名和诬陷罪名一一落实,舅舅重新回到李穆集团,接任懂事位置。而我去看了一眼李潇后,就回到原来的小镇,在这里每天可以看到璀璨的星空,我依旧记得当时李潇对我说无数声的对不起,说自己每天晚上也会被噩梦惊醒,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舅舅,可是我的心早已平静如初,父母的仇已报了,我也可以用自己真名生活。“雨儿,在那边还习惯吗?要不要回到舅舅身边?”舅舅慈祥的声音在电话另一头传来,关切和宠溺的声音,温暖我的心房。“舅舅,不用了,在这挺好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叮嘱了几句挂上电话,靠窗遥望不远处的小别墅,那里有我的期待,其实我有打听过夏牧萱的消息,然而他跟李美美去了美国。生活总是那么不经意,我看淡了很多,喜欢一个人的寂静,喜欢一个人的生活,除了那少年当时给我的温暖,再也回不到曾经。我把那幅画用框架标本起来,挂在大厅,每次开门就能进入眼帘,早已成了习惯!据气象报道说,今晚会有流星雨,而且是罕见的一场浩大的流星雨。我推开院门走了出去,在小溪旁的石头坐下来,抬头仰望着天空,期待今晚的流星雨,闭上双眼聆听世界的声音。
  
  “搞定!”一个声音透过空气传进我的耳朵,声音是那么好听又那么熟悉,我睁开双眸,转身望去,灯光下一个少年嘴里叼着一只画笔,手里也握着许多画笔,真正满意的审视自己作品,发现有人望着他,他也抬头望了过来。夜空中许多流星划过,而我们彼此望着对方,彼此眼神带着惊喜和一种热切的光芒。少年慢慢向我走了过来道:“阿亚,真的是你吗?”他的声音带着喜悦和颤抖。“嗯!”我轻轻点了点头,少年没有惊讶我会说话,而是一手把搂进怀里,紧紧抱着我;他的心跳声,他细微的呼吸声,他怀里的温暖,他身上那淡淡的芬香,那么真实得不再真实,我被抱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想推开他,他却说到:“阿亚,让我抱着你,静静的抱着你。”我没有再动,让他静静的抱着,我知道我不能再次丢掉他了!“阿亚,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再也不放开你了,我真的喜欢上你了。你也许不知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你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世界让你带着淡淡的幸福,你微微露出淡淡的微笑,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后来与你的相处,我总会情不自禁的宠溺你,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原来是爱上了你!我离开的时候,很希望你能挽留我,可是你没有,我过于倔强就离开了,直到看到你那封信,才知道原来你也爱我,可是等我回去找你的时候,再也没有你的消息,那一刻我恐慌了,阿亚,你是最美丽的女孩,也是我心中最爱的人!”他轻轻抚摸我的后脑勺,那么温暖,让我找到可以依靠的避港湾!流星划破天空,星空下少年紧紧抱着女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宠溺的摸着女孩的头,一幅星空最美丽的画面,久久定格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