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小说 > 青春校园 >

你的世界

推荐人:陈花花 来源:春萌文学网 时间:2018-04-09 阅读:
你的世界

  文/陈笑丛

  大学毕业那天,大家都围成了一个圈,面前摆着一箱又一箱的啤酒,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恙的绯红。

  我和落落嬉笑着扔着手里的开心果,她把黑色的头发披散下来,柔柔的发丝触着我的指尖,我轻轻的勾了勾她的头发。她回头望向我,嘴角笑的张扬,眼里饱含泪水。

  一

  我学的是汉语言专业,落落是我在学校最好的女伴。

  我们在一个寝室,女生经常会讨论些有的没的八卦,就像谁谁又和前女友和好了,谁谁又带着女朋友去旅游了。落落从来不参与我们的交谈,她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在床上坐着,有时靠在墙上写些什么,有时又不知道出去去了什么地方。

  寝室里的明明说,落落有自闭症。

  我听了不可置否,但总归与自己没有太大关系,也就没太在意。

  那一年的夏天特别的闷热,一出汗身上都是水淋淋的,我在学校外的辅导班打工,做代课老师。每天骑着辆二手的电动车往返,等到寝室时,头发都能拧出水来。

  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回寝室就开始脱衣服,这个时间她们应该都去吃饭了,可今天在我套上宽大的睡衣咒骂着这个鬼天气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一束目光一直在盯着我。我下意识的向落落的床上看去,刚好看到她慌乱的抓住床头的一本书遮住了脸。

  我感到一阵烦躁,大概是这天气再加上这让我反感的目光。

  我把头发粗暴的往脑后一扭,没好气从床上爬下来,并且故意的把床弄得砰砰响。我看见落落疑惑的把脸转向了我这边,那是一张素白的面孔,黝黑的大眼珠里写满了疑惑与躲闪。

  我看见她手里拿着一本普希金诗集。

  “你能看得懂?”我走到她的身边问她。

  听到我和她说话,她仿佛突然变得很欣喜,却又很小心翼翼,“嗯……能看懂一点,我也是看了好几遍……我很喜欢……”她有些语无伦次的回答我。

  我感觉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听落落说话,也可能以前她说过,只是我从来没记住,但这一次我记住了,并且记得十分清楚,她的声音很好听。

  二

  从那以后我和落落好像也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只是每天看到她在看书或是写东西的时候会问一句,她总是会很高兴地回答我,甚至有时还会多说几句告诉我书里的内容。

  我看她总是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就忍不住问她在做什么。

  她停下手中的笔,把本子在我面前摊开,十分认真的指着上面的一个又一个的词语和句子对我说:“你有特别想做的事吗,你看,这些是我记录下来的我每天的思想,有的哪怕是转瞬而逝的一点点小灵感我也会记录下来,我希望在我写作的时候能用的上,也希望我的这些思想,有一天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思想?”我反问她。

  “嗯,就像为别人点灯。”她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有些似懂非懂,却又没什么话可以再问,就只得茫茫然的转身而去。

  闷热的夏天总是漫长而又让人欣慰的,因为暑假的到来,我们寝室都在紧张而又兴奋。这份紧张就来自于即将到来的期末考。

  我穿着棉布的衬衫,在晚上有些微风的时候站在自习室的走廊里背书。远远地就看见落落在走廊的角落里打着电话,瘦瘦小小的身影就蹲在黑色的阴影里,远看像是一只小兽。

  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她向我走过来。

  “花花,陪我回寝室吧。”她有些疲惫的看着我说。

  “嗯,好。”我定定的看着她还有些泛红的眼眶。

  回寝室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我听落落断断续续的给我讲了许多,讲了她的家庭,讲了她母亲的抛弃,父亲的狠心,讲了她每天辛苦的兼职工作,讲了她写过的文字发表……

  我应该是第一次看清这个女孩,看清她身上的光亮,看清她存在的美好。

  “你说,这个世界这么多的黑暗,我们这些世人,还有可能被救赎吗?”落落在寝室门口突然问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说能被救赎,但这个世界总归不会是完美的,如果说不能被救赎,那我想她已经救赎了我。

  从这以后的这几天,我总是会叫着落落和我一起去复习,我喜欢听她给我讲历史,讲哲学,讲她读过的书。我想我的世界从来没有这么奇妙过,从古希腊到近现代,从柏拉图到达尔文,从光怪陆离的神话世界到济州岛的经济运行。

  每一天都过得那么充实,那么令人向往。

  三

  这个暑假很快就到来了,收拾好行李的我们都准备踏上返程的火车,落落在临走时给了我一个博客账号。

  暑假里的我在家无所事事,偶尔会翻看一下落落曾经给我推荐过的书,也学着她的样子记录一些自己的感想。偶尔也会看一看她给我的那个博客,一页一页的翻看她写过的文字,有评论也有故事,这些文字都很平凡无奇,无非是一些生活的琐事,但却都带着一种魔力,像是劝慰,更像是温暖。

  我看到她的博客有着几万人的粉丝,看到文章下面她的粉丝给她的评论。我难以想象这个在寝室里有些怯懦的小姑娘身上蕴含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没过几天,我看到她发出了新的文章,并且还配上了照片。我才知道,这个暑假她去了大凉山做支教老师,照片里的她带着自信的笑容站在孩子中间,全然不似在学校里的躲闪模样。

  我想起落落曾经说过的,她要为别人点灯。

  这些山里的孩子应该能看得到吧,落落为他们点的那盏灯,这盏灯带给他们看这个世界的能力,为他们驱走黑暗照进无穷。这大概也是落落口中的救赎。

  这个暑假我都在关注着落落的支教,也读完了落落给我推荐的那几本书。

  生活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回到学校也是同以前一样一成不变的作息。只是我开始和落落一起读一些书,我也试着加入一些留守儿童的公益组织,试着和别人交流自己的思想。

  我也想为别人点一盏灯。

  转眼之间,我们已经走到毕业。我和落落也已成为彼此交心的伙伴。

  落落说,她会去西藏做志愿者。

  我说,我会写书。

  那天我们都喝醉了,应该说了许许多多的豪言壮志,但都吹散在那个夜晚的风里了,唯独落落附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话,我在几年之后依然记忆犹新。

  “你终于也有了属于自己的那盏灯。”

  落落冲我轻笑着,眼眶红红的。我看见,她的光亮,照进了幽石,照进了大海,照进了世界。
未获取畅言代码,错误消息:sign erro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