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荟萃 > 亲情文章 >

儿子,你必须独立前行

推荐人: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1970-01-01 阅读:
  不能在孩子面前哭

  都说给孩子起个贱名字容易养活,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面对孩子的事情上,我愿意相信任何福气的说法,我给儿子取名沙枣树,团场里,沙枣树到处都是,无论多贫脊的土地,它都能坚强生长,我希望儿子像沙枣树一样,倔强,顽强。

  我现在仍然清楚的记得,1983年4月9号星期六这一天。初春的风带着微微寒意,林间的小草已经迫不及待的探出了头,那天有着很好的阳光,一切都带着无限希望,我在地里干活,为春耕做准备。

  我正想着沙枣树一桩桩逗笑的事情,一个人远远的朝我跑来,,一边跑一喊:“出事了出事了!沙枣树出事了!”我心头猛的一紧,那人跑到我跟前,喘着粗气告诉我:“沙枣树被高压电打了,快去医院看吧。”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像遭了雷击一样,反应过来后我发疯似的朝出事的地方跑,泪水泉水般汹涌而出,我的沙枣树呀……到医院的时候,丈夫已在病床前,双眼红红的,沙枣树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一动也不动,医生脸上写着惋惜,我捂着胸口,强按住心跳,告诉自己:“沙枣树不会有什么事的,不会的。”医生告诉我们,孩子的双臂需要截去,我一下呆住了:“截双臂?怎么可能?一定是你们弄错了!!”我扑上去抱着沙枣树,我不相信,我的沙枣树聪明可爱,健康活泼,就算他的胳膊出了毛病,也不可能要截去双臂。我不相信,我要去乌鲁木齐查!去北京查!

  第三天,我们夫妇和医生一起开会,医生说,沙枣树的双臂已经腐烂了,要尽快切除,否则会感染其他部位,在手术协议上签完字,我就昏过去了。第六天做的手术,在沙枣树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的泪水又涌出来,丈夫哽咽的说,等沙枣树醒来,我们要笑,不能在孩子面前哭。我紧紧握着老公的手,失声痛哭,我感到体内的血像是被抽干了,心像一块碎玻璃一样,刺生生的痛,如果可以交换,我愿意把我的双臂换给孩子,他没有双臂,怎么吃饭?怎么牵我的手?怎么抚摸他心爱的小狗?泪水在我脸上疯狂的流着,除了哭我不知道还能怎样,他还不到四岁呀,人生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这样了吗?这一切就是真的吗?

  沙枣树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我和老公赶紧把泪水擦干,他对自己空荡的双肩还没有强烈的意识,他好奇的问医生:“叔叔,你把我的胳膊拔掉了吗?”医生说:“是呀,你的胳膊没了,会害怕吗?”沙枣树脖子一挺:“不怕。老师说了,牙齿掉了会再长出来,我的胳膊也能再长出来的。”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我的心如刀绞般,像是有人拿着刀一片一片在拉割。

  医生说,现在孩子还小,还没有行为意识,要趁着幼儿期加强孩子的用脚练习,没有双臂,就得用双脚。我暗暗发誓:沙枣树,妈妈一定让你像正常孩子那样长大!

  4月22号,是沙枣树四周岁的生日,老公得知露天电影院要放映一部叫《典子》的电影,说是特别适合沙枣树看,沙枣树第一次看电影,一路上欢呼雀跃。

  电影很感人:典子是先天性残疾,生下来就没有双臂,父亲看了一眼女儿后狠心地抛弃了她们母女,一去不归。典子的母亲承担起独自抚养女儿的重担,强迫她做正常孩子都在做的事。典子学会了用脚洗脸、涮牙、穿衣服,系纽扣,梳头,做饭,还学会了用脚写字,她考上大学还学会了游泳。

  我们问沙枣树,你能像典子姐姐那样吗?沙枣树坚定的回答“能”,这部电影让我倍受鼓舞,典子的母亲能做到的,我也一样能做到!我也要把沙枣树培养成像典子那样的孩子。

  回到家我们便展开对沙枣树的用脚训练:老公买回很多粉笔,让沙枣树用脚趾夹着,朝铁皮火墙上写数字和字母,开始,他总是夹不稳粉笔,写的数字也是歪歪斜斜,脚抬一会就他就累的满头是汗,有时候我会抓到他偷懒,骂他,他调皮的笑,天真的对我说:“妈妈,等我的胳膊长出来,我还得用手写字呢。”

  我的胳膊怎么还没长出来

  沙枣树五岁的时候已经能用脚熟练的夹起很多东西,能用脚灵活的翻看动画书,还学会用嘴咬着钥匙开房门,拼音汉字书写的中规中矩,家里的砖地,火墙就是他的作业本。他还是那么爱笑,他喜欢且期待春天,他说:“妈妈,春天树发芽了,我的胳膊也会发芽的,对不对?”偶尔他会忧伤:“妈妈,我的胳膊怎么还没长出来?是不是还要等下一个春天?”每一次他的问话,都令我的心痛了又痛。在一个傍晚,我从地里干活回来,看到沙枣树倚在土坯墙上,黄昏的霞光打在他身上,我走到他跟前,他望着我,眼里噙着泪花:“妈妈,我的胳膊再也长不出来了,是吗?”我愣了一下,我想接着骗他,但终有一天他会长大,他会明白这一切,他也得学会接受和面对现实。我说:“是。再也长不出来了。可是你的脚现在已经很厉害了……”沙枣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他撞到我怀里,又咬又踢,他说:“妈妈,你去医院,把我的胳膊要回来,我以后听话,再也不惹你和爸爸生气,把我的胳膊要回来吧……”那个傍晚我觉得特别冷,我们就坐在门前那棵老沙枣树下,紧紧依偎着,紧紧的……我们的泪水不停的流。

  第二天一大早,沙枣树就吵着要起床,我只好给他穿好衣服,他站到火墙边,用脚掀开粉笔盒,取出一只粉笔,一言不发的朝火墙上写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我的心抽起来,走到他身后,我说:“沙枣树,爸爸妈妈都爱你,你知道吗?”他告诉我:“知道”,我的眼泪真是多呀,我哭着告诉他:“沙枣树,无论以后爸爸妈妈怎么对你,你要知道,我们都是爱你的。”他说:“知道。”我的孩子,什么都回答,就是不回头看我,我难过的不知道怎么办好,换个话题我问他:“你爱爸爸妈妈吗?”这一次他转过头来,清清楚楚的说:“爱。”

  自己的路你得自己

  沙枣树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我带他去学校报到,校长婉转的说,你们家到学校有两公里路,就是健康的孩子上学父母也会不放心,何况是没有胳膊呢,在学校大小便什么的也不方便……没有手,连书都没办法拿……我小声的哀求校长:“收下他吧,我可以送他上学接他放学的,他很聪明的……”我把特意带来的一本书放到地上:“沙枣树你翻给校长看。”沙枣树脱掉右鞋,把那本书一页一页的翻开,最后,他用脚趾夹起一块小石头,在地上写字,一边写一边说:“你让我上学吧,我的脚可厉害了。”沙枣树灵活的双脚让在场的所有老师刮目相看,他顺利的报到入了学。令我欣慰和骄傲的是,沙枣树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